百岁神仆——刘义长老

浏览次数:1599    2021/3/9 18:25:23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但岁月常常给人留下深刻地回忆。一定会有一些脚踏实地,朴实无华,仍宝刀不老的神的仆人,在辛勤地侍奉着。刘义长老,便是其中的一个。

2.png

1921年1月20日,刘长老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达牛镇茨于村四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1928年七岁时,在好心人的资助下,上了小学。同年随父归信基督。

1934年,十三岁的她上了初中,在英国人办的教会学校“培真”女子中学读书,1937年十六岁初中毕业。

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日寇疯狂侵略,大片国土沦丧。目睹此情此景,她义愤填膺,立志报国,毅然决定做一名教师,培养人才,救民于水火。1938年十七岁时参加了工作,在朝阳市一所小学任教,1949年转到台安县桓洞镇小学任教,又经培训学习,1956年转到台安县黄沙镇中学任教,1963年在台安镇第三中学任教,1972年调到台安县第二高中任教,一做就是四十年。

工作中,她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为人师表,有时废寝忘食。对学生,和蔼可亲,诲人不倦,关怀备至。语言深入浅出,教法灵活多变。对同事,谦和诚实,任劳任怨任吃苦,但对原则问题,则刚直不阿,不让半步。多年来,深得师生们一致好评。本应该五十五岁退休,领导却让她又工作了两年。

4.png

文化大革命中期,有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找她写证实。此人威逼恐吓,气焰十分嚣张。先是一番政治攻势。说什么“你必须站稳阶级立场,要爱憎分明。对反动派要痛下决心,不留尾巴。对阶级敌人,决不姑息。尤其是你,一个没改造好的知识分子,并且有反动社会关系,更要老实交待,戴罪立功,否则没有好下场!”她毫不畏惧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不管什么事,都要实事求是,不要自以为是,不能昧着良心害人。这件事 我不能出证。”我是基督徒,我决不做假见证。违背我们上帝旨意的事情。永远坚定正义。因此,她后来被定为“包庇坏人”罪,蹲牛棚,劳动改造二年。十年动乱结束后,又继续参加教育工作。

1978年,她五十七周岁,光荣退休于台安县第二高中。此时神对她又有特殊地安排。要她侍奉神,服侍人,广传福音。

1.png

1982年,国家落实宗教政策。有一天,县政府有关领导找到了她,问她还信不信耶稣,他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我怎能不信耶稣呢?我是一个老基督徒,多年来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信仰,永远信。”领导又说:“那你就参加宗教会议吧。”会议精神主要是落实国家宗教政策。从此以后,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做一名基督徒了。政府也同意重建教会。

于是她不顾年迈体弱,风尘仆仆,亲自率领弟兄姊妹们克服重重困难,不畏劳苦,三次建教堂。

第一次,由于教会刚刚恢复,信徒较少,资金短缺,只好在台东区胜利村马路边,买了四间平房做教堂——称为“台安基督教堂,”现在的:“胜利基督教堂,”她便服侍于此,1983年按立长老。

第二次,教会买下胜利村村委会旧址。通过翻修,建了第二座教堂。但因资金有限,礼拜堂规模较小,只能容纳七八百人,她仍然在此服侍,直到2008年8月。

第三次,2008年9月,上帝又把她带到县城中心建教堂。2009年,经教会申请,县政府批准,决定在县城中心区域建堂。虽然资金仍然不足,却建成了一座县级一流的大教堂。它庄严、肃穆、高大、宽敞、明亮,为教会活动,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,她一直在此服侍到2018年,就是现在的:“台安县台西区圣爱基督教会。”

在第三次建堂的时候,刘长老已经九十三岁了。但她仍然支撑着颤抖的身体,和同工们一起禁食祷告。儿女们劝他:“妈妈,你放手吧,你已经不年轻力壮了,禁不起颠簸了,在家好好养老吧。”可是劝阻根本挡不住她。另外,当时还有人蓄意制造是非,无中生有,论断诽谤刘长老。说她是“异端”“下摩押地了”“下辈子也盖不上教堂”“永远也上不去天堂。”然而她不顾这些流言蜚语,坚信神是公义的,心底无私,牢记使命,一心扑在建堂上。在同工们地配合下,精心设计教堂结构,严查工程质量,终于建成了第三座建堂。

3.png

这期间在买胜利村村委会旧址的时候,噩耗传来,刘长老的在大学任教的大女儿遭遇车祸,不幸殉职。刘长老精神受到了强烈刺激,脸部红肿,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拖着肿得很高的“腮帮子”签下了购房合同。在场村干部无不为之感动,特别佩服地说“这才是虔诚的基督徒呢!当教会法人,够料。

有形教堂地建造,刘长老费劲周折,冲破雾霾,走出了旷野。无形教堂地建造,刘长老更是呕心沥血,日夜操劳。

她关心同工们的灵性生活,精心培养神职人员。不论谁讲道,她都倾耳静听。告诉我们“讲神的话不能有半点差错”“讲道要得法,如果是瞎子领瞎子,那就害了全群。”“要多读经,靠圣灵引导,光照,装备好自己,做好活水的管道。”“要爱国爱教,国弱,人欺,国弱,受气。”“要走基督教中国化道路。”“要遵守法律,建章立制,对社会对国家有害的事情,绝对不做。”“圣职人员要驾好辕,千万不要把教会拉向世俗。”“要公义、圣洁,否则教会不会兴旺。”“一定不要辜负神的重托,讲好道比什么都重要,别把精力放在名利地位上。”

到乡下“开培灵会”一般三天,上一堂大课一个半小时。她主动承担一半课时,另外两名同工上一半课时。弟兄姊妹们都爱听她讲道,既深刻又明了,既扎心,又有力。每次讲道,她若不去,同工们心就没底。多少年来多少次地佈道,我们已经记不清了。只记得讲完道后,她会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刘长老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,曾有人叫她“老民政”。

1972年在高中任教时,一个农村学生,家庭生活非常困难,要退学,刘长老知道后,负责他一切费用,直到高中(1972-1974)毕业。

教会初建时,经济十分紧张,教会没有钱给看教堂的做为补助。刘长老开始每月拿三十元,接着每月拿八十元,最后每月拿一百元给教堂更夫。

一姊妹家庭生活不太宽裕,供儿子上大学很困难。刘长老每学期拿三百元供他读书一直到毕业后找到工作。

在解放初期扫除文盲时,刘长老任业余文化教员。在两年工作中,她工资和补助费一分钱也不要,只尽义务。

四十多年来,刘长老也从未要过教会工资和补助费,就连差旅费也未报销过。

教会恢复初期,资金紧张,但神学生不能不培养,于是刘长老就把自己的结婚戒指卖了。用卖的钱,做神学生的生活补助费。

为了教会的发展,几十年来,刘长老节衣缩食。自己的工资除了留下一些做生活费外,其余都奉献给了教会。最多时,一次就奉献4000多元。

1996年,从外地来了几个人,自称是“收割派”,说神要来了,派他们去各地教会“收割”。提倡不工作,不婚姻,有家不要回,男女混居。刘长老则针锋相对,揭露了他们危害个人,破坏家庭,扰乱社会治安的罪行。并且用圣经真理反驳他们,教育他们。最后他们不得不灰溜溜地逃走了。

第二次建堂的时候,从韩国来了三个人,说要拿钱 协助建堂。条件是要他们上讲台,轮流讲道,刘长老清楚他们的“好心”,严词拒绝了他们。

第三次建堂的时候,又来了一个外国人,自称是美籍华人,说只要允许他在我们教会讲道,建堂一切费用他全部承担,刘长老又严词拒绝了他。

由于刘长老的不断努力,弟兄姊妹门的团结协作,教会曾多次被评为模范教会。刘长老也三次被评为市县先进个人。作为基督教的代表,她多年当选为县政协常委。在任职中,经常献计献策,多次被采纳,为我县基督教的发展,作出了杰出地贡献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老人家九十八岁时,仍在讲道,神志清楚,思维敏捷,语言流利,福音广传。于2018年底退休于:“台安县太西区圣爱基督教会,”结束了圣台传道生涯。

现在虽然百岁了,对教会仍然是心心念念,经常问教会的情况,关心教会地发展,指导教会的工作。

刘义长老,是神给台安基督教的财富。愿神祝福她,让她更好地享受在基督里的快乐,作光作盐,为神打那美好的胜仗。

 

撰稿:台安基督教会牧师  付军